老兵

​塔尖摇晃在五点钟的醉意

下午茶晕染了灰蓝的冷空

流浪汉于塞斯百利的人潮起伏

眯着眼看到老兵的拐杖

锈迹蔓延

鸽群在公交车的空隙中啄食

战火,以及老虎机上七点

报纸头条比基尼格外扎眼

枪弹与厮杀与履带碾过

“乒”

醉汉在吧台把酒瓶摔破

股价今日涨停

没有荣誉的人与没有荣誉的命运

衰朽的帝国与夕阳下街道,飘摇

无人知晓,

如同每一间有故事的酒吧

或是每一座有悲欢的砖石

或是老兵的拐杖上锈迹

隔开了世界与个体的联系

他也将离开

如同桥上的异国过客,一刹那

就匆匆耗尽了相机的电池

(海鸥却盘旋近乎永恒)

亲王街,教士路

亿万视线交错的死角

从幽深转折后的店铺

隐隐传来了风笛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